|市场与资源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市场与资源 >> 公司新闻
【科学家特辑】凯杰转化医学张亚飞:回来,便没有再离开
发布时间:2018/7/27      来源:

伴随诊断在中国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概念,张亚飞回国后甘做伴随诊断先行者,为中国精准医疗版图递交了一块重要的拼图.


和上世纪同年代的很多年轻人不一样,张亚飞在那个理想主义年代没有选择诗歌或文学。从小喜欢物理的张亚飞在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如果人生就此按部就班,生活倒也安稳,但张亚飞身体里一直流淌着挑战的血液,在教师岗位工作三年之后,张亚飞没有安于现状,而是考取了中国科学院应用化学研究所,成为了时任所长及科学院学部委员倪嘉赞先生的研究生。命运好像被偶然转动的齿轮拨了一下,张亚飞从此迈入了化学医药的大门。


1990年,张亚飞出国深造,进入到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攻读生物分析专业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著名药企辉瑞制药。这一待就是十年。前五年,他在辉瑞康州全球研发中心带领药物研发团队申报了5个IND,涵盖多种固体和液体的剂量配方及分析方法的开发;后五年,他主要负责项目管理,期间还做了很多吸入式胰岛素Exubera“的上市推动工作。“在辉瑞十年,张亚飞既提升了技术开发及项目管理的能力,又磨练了身心。用张亚飞的话说,他在辉瑞积攒的研发技术及项目管理经验,加上其后来到美国OSI生物技术公司以及诺华医药所学的如何管理团队推动药物研发前行的经验,对其今后的创业都是大有裨益。


2007年,适逢诺华在华筹建中国研发中心,张亚飞便以筹备者之一的身份,踏上阔别十七年的祖国土地。那是北京奥运会的前一年,所有的中国人都在翘首企盼这个时刻的到来,张亚飞真切感受到祖国三十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盛世繁华。“在国外久了,药物研发的理念、工艺、流程都熟悉了,就想着如何把这些先进的技术和积攒的经验带回祖国,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也为祖国贡献一己之力。于是,这次回来,他没有再离开。




转向伴随诊断


用张亚飞的话来说,人生就是在完成一个又一个的角色扮演,而他则是要把每个角色都演绎的尽善尽美。在诺华工作四年帮助诺华中国研发中心建立药物研发可行性评估部门及CMC制剂分析部门之后, 张亚飞便离开诺华加入到全球服务外包公司方达医药担任中国总经理。完成了一个从甲方到乙方的角色转换。2013年后,张亚飞清晰的看到伴随诊断未来发展的巨大市场空间,并深刻感受伴随诊断可以直接受惠于病患的理念。2014年1月,张亚飞做出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决定,加盟凯杰(苏州)转化医学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杰转化医学)。


凯杰转化医学在2013年3月由德国Qiagen公司和Biobay合资注册成立,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为药企合作伙伴提供精准医疗的诊断一体化解决方案。凯杰转化医学凭借行业领先的分子检测技术和专业的转化医学团队,以及全方位的客户服务,和临床合作单位共同完成转化医学研究项目,帮助药企伙伴加快药物研发进程和临床试验病人分型入组,并形成伴随诊断试剂盒产品。

凯杰转化医学目前的客户主要是有药厂、医院、学校和基金会,其中药厂包括大的跨国药企,本土药企还有大量创新的生物制药公司。国内的企业包括先声药业、扬子江、东阳光及香雪制药等。跨国药企包括赛诺菲、阿斯利康、诺华及强生等。生物技术公司包括百济神州、亚盛、思路迪、再鼎及君实制药等国内领先的创新药公司。还有诸如美国克文斯Covance类的CRO公司等。


据张亚飞介绍,作为一家为精准医疗提供完整解决方案的创新型医药公司,凯杰转化医学有两大优势,其一是有全方位的技术平台,做生物标记物的研发,靶点研发以及转化医学的研究一定是要全平台的。其二是凯杰转化医学的管理团队,既有医药研发背景,也有诊断背景,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才能够真正的和药厂合作。所以凯杰转化医学也发展迅速。据张亚飞介绍,凯杰转化医学曾研发出检测肺结核的POCT产品,为贫穷、偏远地区提供便携检测服务。第二个项目则是牵手跨国制药公司赛诺菲,开发新的生物标记物。


“现在,我们的合作项目及核心产品主要围绕靶向和免疫治疗,包括肺癌、肝癌、前列腺癌、血液癌、胃肠道癌等多种癌症的诊断解决方案。”张亚飞介绍道。


2017年1月,原国家卫计委发布《印发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根据《通知》精神,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逐步推行“两票制”。近来也鼓励其他医疗器械诊断采购中推行“两票制”。这样对于凯杰转化医学希望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跟高质量的渠道公司合作并购。2017年6月凯杰转化医学对外宣布完成A轮融资1.75亿人民币,本轮融资由启明创投,新天域资本、泉创资本及上海安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原股东)等共同投资。凯杰转化医学在精准医疗领域提供完整解决方案方面的能力和人才储备。


“由于我们全方位的生物标记物的涵盖,综合的转化医学平台以及独特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当时在做A轮融资时不到一个月就拿到了六个投资意向,我们选了两三家进来完成了A轮。如今,我们在一个多月前宣布要做B轮融资,现在已经拿到十几个投资意向了,说明大家都非常看好我们团队、平台、 产品以及商业模式。”张亚飞告诉E药经理人。



寻求更高价值


张亚飞认为自己现在并不算是一个科学家,当初在美国OSI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开始慢慢转型为一个管理人员。他在加入诺华帮助建立中国研发中心以及加盟凯杰转化医学的这一段,是他自己作为科学家转型之后的创业历程。


人的角色的转变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倾向性,就像自己年轻的时候在辉瑞更喜欢做科研人,因为那时候的张亚飞学习劲头比较高,比较欣赏科研人的角色,当第一次看着他自己研发的产品真正从实验室推向市场,就会非常有成就感。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张亚飞更愿意以企业家的身份出现,推动一系列的产品上市,培养一批高质量的人才。也许这就是他自己所理解的在做的更高层次的事情,所以他也应该实现更高层次的价值。


说做就做,去年凯杰转化医学联手阿斯利康和美国CST等共同组织了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精准医疗及伴随诊断专业委员会(筹),就是朝着这个更高层次价值迈进,致力为中国精准医疗及伴随诊断事业贡献力量。


转载自《E药脸谱网》

Pathway to biomarker
版权所有:凯杰(苏州)转化医学研究有限公司    苏ICP备15007392